(壯麗70年·奮斗新時代)中國減貧的西海固報告

時間:2019-06-21 21:29來源:大西北網 作者:新華社 點擊: 載入中...
新華社銀川6月21日電 題:中國減貧的西海固報告
 
  新華社記者陳曉虎、鄒欣媛
 
  西海固,山大溝深、干旱少雨,一度被認為“不適宜人類生存”。除掉西海固貧困的標簽是一代又一代人的夙愿。
 
  新中國成立70年來,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,從“和尚頭”到“山川綠”,從“討要吃”到“倉廩實”,從“靠窮富”到“比著干”,從“謀扶貧”到“求振興”,西海固在精準脫貧的道路上付出了超乎尋常的努力。
 
  隨著鹽池、彭陽、隆德、涇源脫貧“摘帽”,西海固貧困發生率由2014年的27.3%降至2018年的4%,告別貧困進入倒計時。
 
  破解“生態貧困”
 
  “今日山峁變平川,層層梯田如牡丹;不見昔日和尚頭,美化山川萬古流。”在彭陽縣姜洼村,85歲的劉發明望著綠染的山峁,脫口而出自己的詩詞,讓跨越世紀的巨變如影像般閃現眼前。
 
  彭陽曾是西海固生態最脆弱的地方之一,1983年建縣之初提出“生態立縣”,幾十年整地造林,一張藍圖繪到底,如今這里山花遍野,草木葳蕤。自今年清明節以來,到彭陽賞花的游客達23萬人次,旅游綜合收入1.48億元。
 
  西海固是寧夏脫貧攻堅的主戰場,囊括了固原市原州區、西吉縣、隆德縣、彭陽縣、涇源縣,以及中衛市海原縣和吳忠市同心縣、鹽池縣、紅寺堡區9個貧困縣區,寧夏現有的12.1萬貧困人口中仍有8.9萬人集中于此。
 
  新中國成立之初,西海固“山是和尚頭,溝里沒水流,耕種山梁峁,刮風浮土跑”。1972年,國務院調查組一份報告中寫道:西海固群眾生活仍然十分貧困,不少人家無隔夜糧,冬天沒有御寒衣。1982年,西海固山嶺大多赤裸,貧困面高達80%以上。1994年,西海固貧困人口近140萬人。2000年,西海固貧困人口還有100多萬人。
 
  19年的退耕還林還草,16年的封山禁牧,中央和自治區黨委政府在西海固持續實施重大生態工程。2017年以來,固原市以不怕試錯的決心,建設了129個“一棵樹、一株苗、一枝花、一棵草”的試驗示范園,在17萬余畝土地上試種309個品種。到2018年底,僅固原市的森林覆蓋率由2000年的12.8%提升至25.1%。
 
  仲夏時節,固原市不少地方綠意盎然,小動物不時竄出林子,叫不上名字的鳥兒盡情歡唱,偶爾還會迎來瀝瀝小雨。
 
  好山好水方相宜。修水庫、疏河道、關停沿河污染企業,固原市自2017年啟動清水河、葫蘆河、渝河、涇河、茹河“五河共治”,促進了山水田生態一體建設,再現清流潺潺,水鳥競飛。
 
  出固原進入寧夏中部干旱帶,鹽池縣成片的沙地已是綠蔭層疊,同心縣在“火星地貌”上成功試種文冠果樹。這些綠來之不易,風景般動人,滋潤著黃土高原,帶來發展的希望。同心縣旱天嶺村村支書丁建華興奮地說,從60毫米到120毫米,全村的年平均降水量整整翻了一倍!記者看到,一大片棗林長勢喜人。
 
  “走出‘生態破壞—干旱少雨—貧困落后’的惡性往復,走向‘生態優先—造林還草—綠色發展’的良性循環,是西海固甩掉窮帽的根本出路。”自治區黨委常委、固原市委書記張柱說,固原市在政府搭臺、科技支撐的前提下,以企業牽引帶動農戶參與,增強“市場嗅覺”,打造農業“前店后廠”,走上生態建設與脫貧富民結合的“綠色+”之路。
 
  探尋“蓄能產業”
 
  自原州城區驅車翻山越溝1個多小時,才到炭山鄉南坪村,村莊民居煥然一新,老百姓養牛、喂羊,自得其樂。
 
  炭山是原州區脫貧的“老大難”,而南坪是炭山最大的村,過去這里干旱、偏遠、沒產業,許多人只好外出打工。
 
  來到回族老人馬術山家,上房整潔干凈,炕桌擺著馓子、油香。“小時候經常外出要飯。現在快70歲了,還能養4頭牛、10幾只羊呢!”老馬說。
 
  上世紀90年代,南坪只有幾十頭黃牛,隨著草畜產業政策到戶,全村目前牛存欄2000多頭。
 
  南坪村是西海固產業扶貧的一個縮影。固原市農業農村局副調研員張和廣說,近年來,草畜、馬鈴薯、冷涼蔬菜等成為固原主打特色產業,僅去年全市肉牛飼養量達110萬頭,建檔立卡貧困戶戶均養牛5頭。
 
  突破“不可能”即為“可能”,西海固一些縣區在扶貧產業上嘗試引種新林果和高附加值農作物。大果榛子、蜜脆蘋果、俄羅斯沙棘等在固原長勢旺盛;2017年以來同心縣下馬關鎮成功試種2000畝蘆筍,這在當地農業史上從無記載。下馬關鎮黨委書記董占平說,通過企業“流轉土地+品種引入+節水灌溉”,富硒蘆筍畝均收益5000多元。
 
  原州菜心直供香港,鹽池灘羊成為地理標志農產品,紅寺堡黃花菜流通各省……從小打小鬧到規模推進,西海固因地制宜的產業扶貧路子,邁向縱深。
 
  西海固慢慢成為眾多客商青睞的優質生態農產品基地。5月的一天,記者在鹽池縣青山鄉采訪時,碰到南寧的客商姚茂強,他是第二次來訂貨。“由于光照好、蟲害少,寧夏的黃花菜、辣椒等農產品在南方市場很受歡迎。這次來是想推廣市場化種植,讓當地農民從‘種什么賣什么’變為‘需什么種什么’。”姚茂強說。
 
  固原市委副書記楊剛說,固原正謀劃推進農業產業規劃和品牌推廣,創新完善減貧利益聯結機制、農產品產銷對接機制,加快農業全要素、全產業鏈發展。
 
  受制于缺水,固原市主導發展輕工業帶動農民進城就業。走進位于固原市經濟技術開發區的紡織車間,工人正熟練操控現代化紡紗設備。寧夏豐源紡織有限公司董事長宮波說,明年20萬錠紡紗投產后將解決2000多人就業,其中大部分是建檔立卡戶。隨著紡織產業扎根,織布、制衣等一批企業也將聚集固原,形成抱團效應。
 
  張柱說,引進企業以工富民的同時,政府要發揮幫扶單位的“巧勁”,挖掘消費端潛力,變“給資金”為“下訂單”;營造“一站式”服務營商環境,吸引更多輕工企業來投資建廠,把更多貧困戶變成產業工人。
 
  力拔“精神窮根”
 
  對照“兩不愁三保障”的“脫貧清單”,寧夏各級幫扶干部以勤懇、負責的品格,點燃西海固老百姓奮斗脫貧的熱情。
 
  在西吉縣新莊村,聊到開心處,62歲的脫貧戶袁啟存從背后親切地抱起了駐村第一書記王元明。“黨的政策這么好,日子越來越好,我們老百姓精神得很!”
 
  和王元明一樣,2000多名駐村干部猶如一盞燈塔,照亮了貧困村前行的路。王家的狗、馬家的羊、誰家的養牛貸款到期了……西海固駐村干部大都熟稔于心。
 
  西吉縣委書記王學軍說,貧困戶主動發展種養產業,政府各項到戶補貼至少2萬多元,戶均貸款達4.9萬元。老百姓的經營性收入顯著上升,貧困村處處都有“精氣神”。
 
  脫貧路上一個都不能少。隆德縣殘疾人托養中心,一幅寫有“我希望早上叫我起床的不是鬧鐘,而是夢想”的書法作品,觸人心弦。在這里,100多名重度貧困殘疾人不只是被政策性托養,他們心懷夢想,為之奮斗。
 
  托養中心除了配有殘疾評估、理療等現代化康復教學設施,適合殘疾人工作治療的電子商務中心、人造花操作室也讓人印象深刻。“我們的宗旨是:托養一人、解放一家,脫貧一戶、幸福一生。”隆德縣殘聯理事長彭云珠說。
 
  沙塘鎮魏李村村民李佳從小患有腦癱,沒上過學,過去閉門不出。來到托養中心后,他努力學習,認識了很多字,已經是電商中心的“首席美工”,每月工資近2000元。24歲的他自力更生,如今談著戀愛,想有個家。
 
  扶貧工作不能干部一頭熱,歸根結底要激發老百姓“想學、要干”的動力。過了晌午,原州區頭營鎮石羊村新時代文明實踐站還沒結束烹飪雕花技能課,下節課的學員已經趕來。
 
  “4月以來,像這樣的課程已經開了兩期。”原州區委常委、宣傳部長武殿盛說,各鄉鎮的新時代文明實踐站以脫貧富民為主線,在課程設置上融合理論宣講、技能服務、便民綜合等6項服務,采取積分制愛心超市獎勵辦法,老百姓參與勁頭很足。
 
  鋪就“振興之路”
 
  天高云淡,鳥鳴山澗,屋舍儼然,花木欣欣向榮。行走在涇源縣興盛鄉紅旗村,不禁感嘆,這個六盤山下偏遠閉塞的小村莊,如今已成詩意棲居的美麗鄉村。
 
  記者采訪時,正趕上由3名村干部組成的評分組入戶打分。走進一戶正在裝修的人家,門框旁貼著“較清潔”的標簽,院內有些雜亂。評分組成員、村支書于建英忍不住嘮叨著,“院子清掃不及時,這次評‘不清潔’”,被點評的村民有些難為情。
 
  不怕貼的標簽被撕了?“不怕!誰要是撕了,我們就上傳村容村貌微信群,誰還不顧個臉面?”于建英說,以前哄著、求著老百姓干,現在靠“入戶評分,集分獎勵”來引導。
 
  山變綠、路變平,產業興旺、村莊變美,“脫貧摘帽”的鄉村正在內外兼修,擦亮鄉村振興的生態底色。
 
  肉牛滿圈,牛棚里為何不難聞?涇源縣龍潭村村民冶三成笑著指給記者看,秘密就是“生態牛床”,原來在牛棚里鋪墊了50厘米混合木屑和生物菌種的墊料,牛活動時使墊料與糞尿發酵,牛棚干凈少味。
 
  “生態牛床”成就了農村有機農業循環鏈。涇源縣農業農村局副局長張小飛說,涇源豐富的林草為牛床墊料提供了大量原料,木屑與牛糞在牛棚中經過幾個月發酵后,清理出售給加工有機肥的扶貧車間,有機肥再還田,有效帶動有機農產品種植。
 
  紅瓦白墻,綠樹掩映,美麗村莊開門迎客。在紅寺堡區永新村智慧民宿,獨立的廚房、主臥、次臥圍成一座院,燃氣灶、冰箱等電器齊備,廁所也采用水沖式。去年,紅寺堡舉辦全國航空航天模型錦標賽期間,這些民宿成為參賽隊員的首選住地。“當時在這兒備戰的3支隊伍拔得頭籌,大家載歌載舞,熱鬧了一晚上!”永新村村支書李文彬說,剛開始沒人愿意干民宿,去年老百姓嘗到甜頭,今年報名的特別多。
 
  貧困村脫貧振興的號角已經吹響,越來越多的有志青年選擇返鄉創業,為“自己出生的村莊”添一塊磚加一片瓦。大學生陳澤恩從重慶回到彭陽縣小石溝村,發展“互聯網+土蜂”養殖產業;西吉縣焦建鵬從銀川回到龍王壩村,將民房變客房,把農民培訓成導游,龍王壩已成遠近聞名的“美麗休閑鄉村”;從海原縣老莊村走出去的郭鵬飛回鄉創辦電商平臺,在銀川建立社區零售店,家鄉的馬鈴薯、香水梨等農產品直達市民,帶動100多個貧困村的產業發展。


 
(責任編輯:張云文)
>相關新聞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薦內容
網站簡介??|? 保護隱私權??|? 免責條款??|? 廣告服務??|?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??|? 聯系我們??|? 版權聲明
隴ICP備08000781號??Powered by 大西北網絡 版權所有??建議使用IE8.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
Copyright???2010-2014?Dxbei Corpor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
七星彩走势图一体带连线